联系方式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生活

    发布时间:2020/2/13 15:28:36


【公司子弟蒋楚依

我是一个刚满十五岁的花季少女,我的爷爷、爸爸和妈妈都在湖南六建工作。听爷爷说2005年的大年初一凌晨家人像往常一样围在桌前一边看中央台的联欢晚会一边吃着饺子,因为妈妈喜欢吃饺子,于是十几个饺子下去,我顺理成章的提前来到了这个世界。爷爷说我就是被那十几个饺子给撑出来的。哈哈哈,每次说到这个事情,总是莫名的戳中我的笑点,妈妈说我的小名应该就叫“饺子”。

我觉得生日有一个漂亮的生日蛋糕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因为我生日日期特殊的缘故,每年的农历生日我都是订不到蛋糕的。每次看到同学生日收到大把大把的礼物,我心里真是羡慕得不要不要的,没办法,谁要老妈日子选得好,大年初一把我生下来呢?

今年春节过得早,我掐指一算,嘿嘿,我的阳历生日正好在开学以后,我那个兴奋呀!跟几个闺蜜早早的约好放了学要出去浪一浪,要有一个漂亮的生日蛋糕,要有漂亮一致的帽子和围巾,为了这,我们提前准备了很久。哪里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的生日聚会变成泡影,连最基础的生日蛋糕都没有。

早晨起床,虽然我没说什么,但是心情还是有点小低落的,因为平常阳历生日我是肯定会有一个漂亮的蛋糕的,可以吹蜡烛,可以许愿。但是今年却一个蛋糕都没有。爸爸出门帮我去看蛋糕店,跑了一圈都没有一家开门的,就连平常勤劳的“匡晓敏”都没有开店。母女连心,妈妈看到我的低气压也没说什么,默默的进了厨房,一会儿出来说:“我们家的存货就只有这些了,我们来做南瓜饼吧,把它当成蛋糕来吃,好吗?”顿时,我就喜笑颜开了。

我们煮熟了南瓜,然后放糯米粉和面粉,因为糯米粉放的有点多,煎起来黏巴黏巴的,于是我们义无反顾的加面粉和糯米粉,加着加着,我们从小盆换成了大盆,煎出来的饼从小碗变成了大碗。忙活了三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完成了南瓜饼堆砌的“生日蛋糕”这一壮举。看着厨房里满目狼藉,我和妈妈会心的笑了。

虽然疫情欠我一个生日蛋糕,但是我却觉得这个南瓜蛋糕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