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生活

    发布时间:2020/2/27 10:16:47



【杨信易】我的姐姐是一名梧州工人医院一名普通医生,新型冠状病毒来袭,已有三周余,全国人民经历了最为难忘的三周。
  姐姐刚毕业时是梧州疾控中心的一名实验化验人员,每天生活很规律,朝九晚五。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将近一年,有一天她突然对我们说她想去医院工作了,疾控中心的生活太过于平淡和悠闲了,爸妈以为她开玩笑的,因为我们家有一个堂哥也是一名医生,印象中一大家子中过年时候最忙的就是他了,三年春节都是在抢救室抢救病人度过,有时年夜饭刚吃到一半医院一个电话过来,就得马上奔向医院,有时整个春节中只能见到一两面,整天奔波于手术室,可能没经历过加班的苦,姐姐执意要去医院,爸妈也不再阻挠什么了,她也很棒,今年三四月份拿到了医师资格证,六月份顺利的从市疾控中心调到了医院。
  但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春节,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各地医院急诊室悄然打响。1月中下旬,手机新闻及各种视频陆陆续续的出现了以武汉为中心爆发的新型病毒,因为广西这时候只有少数的病例加之各种宣传措施也并没有这么强,人们也是该溜溜该玩玩,姐姐原定于除夕放假,但她找了别人替班,可以腊月二十九回来,过了三四天大概是在腊月二十五六的时候,随着电视新闻及各种小视频播报的确诊病例越来越多,及病毒传染性之强,人们逐渐意识到了病毒的危害性,就在腊月二十七妈妈突然在吃饭的时候问了一下,‘梧州那个地方应该还没有出现这个病毒吧’,我知道,妈妈是在担心姐姐,‘没有呢,别担心,姐姐过两天就回来,那你叫你姐姐注意点,好了,她自己会知道的’我当时心里咯噔的一紧,因为我知道作为梧州市最大的医院,她们医院急诊科部门是现在最危险的地方,有什么问题或者出现病例也就意味着姐姐要直接面对病毒,从家人的角度出发我承认我是自私的,但这又是她的本职工作,幸运的是截止到腊月二十九,梧州及我家所在的市没有出现病例,所以姐姐可以按原计划放假回家,本以为一家人又可以像往年一样一起开开心心的打牌一起出去游玩,但随着病毒爆发的爆炸性,全国的局势好像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了,一些之前没人注意的词汇诸如“隔离”,“武汉加油”“人传人之类”的词开始频繁的进入了人们的视线,正月初一全家还沉浸在新年的喜悦当中,随着梧州市首例感染者的出现,全市关于预防隔离的措施加强了,各地开始封路了,意料之中的是姐姐也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要求初二需要到岗,晚饭的时候饭菜还是想往年一样丰富但比往年多了一些叮咛了,妈妈还时不时的试探问姐姐啊这种时候那个病毒这么危险能不能晚几天再去,妈妈,你忘了我现在是在医院工作的吗,病人需要我,那好吧,你可要注意安全晚饭过后,姐姐匆忙的收拾了一下,我就送她去车站了,临别时揪了揪姐姐的小胖脸,去吧,你是最棒的,我会帮你照顾家里的美味,突然想起一段话“哪有什么白衣天使,不过是一群孩子患了一身衣服学着前辈的样子治病救人、和死神抢人罢了”从姐姐去到医院开始,一大家子就格外的注意了梧州病例的情况,因为网上发生了各种导致病人传染给医务人员的情况,有防护不到位的,有病人恶意的,与往年每天晚上家人一起打牌和看电影不同的是,爸爸妈妈多了一些唠叨,诸如弟弟你姐姐现在在医院还好吧,你姐姐什么时候回来家里的群也因为姐姐去了医院,有时半夜两三点,有时凌晨四五点,时不时的叮叮响,还配上了姐姐的全副武装,整一个像超人的图片,两个护目镜,再加上自己的眼镜,还有被口罩勒出痕迹的小胖脸,啊哈哈哈,有时第二天我还调侃她,你最好注意一点别被感染了,不然我可要把你送去隔离哦。


每天一起床打开手机就是关于新型病毒,就这样白天在新闻铺天盖地对新型病毒的宣传和各地感染数据的实时报道度过,晚上还得把全国的疫情分析给妈妈,特别是梧州的,随着国家强有力的控制措施及各地因城施控政策的落地,疫情蔓延的苗头没有这么迅猛了,但由于前期基数大,感染人数还是不断上升,梧州也由一例发展成4例了,姐姐也逐渐在网上远程操控严词厉语的叫我们尽量不要外出,做好防护措施,就这样每天都在紧张和无聊中度过,213号,梧州全部确诊病例出院,这意味着梧州对于病毒的防控已经成功了,更小一点的说,姐姐不用每天置身于病毒之中,妈妈再也不用每天跟我絮叨了,家族群也不会半夜三四点出现被口罩勒肿的小胖脸了。


十七年前,非典来临的时候当年我们才上小学,看到电视里播白衣天使穿着白大褂,匆忙的穿梭在医院的各个角落,当年对这些还没什么认识。十七年后,新的一场瘟疫令人措不及防的走进了我们的生活。在这场与死神赛跑的战斗中,医生扮演了战士,也划破了我们平静的日子,令人作呕的彩妆冠状病毒每天在我脑子里过电影。那几天,我甚至不想去关心疫情的最新通报,因为梧州每多一个病例,姐姐就多一分危险。很多信息我怕爸爸妈妈担心,不告诉他们,但在我内心深处也一直有一种恐惧,也许就是害怕那种感觉,害怕我们美好的生活会因此而打乱。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也许经历这场瘟疫,有很多人后悔去学医又有很多人后悔没去学医,医院就是战场,谁能拿下阵地插上红旗,谁就是强者。做医生的,谁都向往那个时刻,除了治病救人,还有一种挑战死神的荣耀,同伴羡慕的眼神。


  十七年前,在小汤山,我们众志成城抗击非典。十七年后,让我们一起祝愿每一位医务工作者平安归来!武汉加油!白衣天使加油!姐姐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