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生活

    发布时间:2020/2/27 10:20:56

【罗宏健】

说这场疫情来的突然也不见得,毕竟很早的时候就见诸各大媒体了。只是刚开始的时候,了解到的信息都是没有人传人的现象,疫情不严重,疫情可控。所以我从心底里也没怎么重视,就当是一场普通流感。大年二十八的时候,我老婆还在说我们要不要也买点口罩,新闻里每天都是疫情通报,我们起码也响应下。我当时心里还犹豫了下,后来想想过几天还要回西北老家,得在公共场合待好久,戴个口罩也没坏处。

当时超市里药店里的口罩消毒水什么的,货源还很充足,就是价格稍微涨了点。谁知,第二天就爆出了武汉封城的消息,我当时就反应过来恐怕被前面接触的信息给误导了,当时我再出去买口罩的时候就已经一罩难求了。大街上也冷冷清清,没有了往年过年时候的热闹气氛,偶尔看到个人还是戴个口罩神色匆匆不知何许人也。

大年初二“顶风作案”回到西北老家。因为行程早就计划好了的,小家伙今年三岁了还没有回过老家,也该“认祖归宗”了,只是这场疫情实在是来的不凑巧。但是也不想叫老人失望,就咬咬牙硬着头皮回了。回到家已经是晚上8点了,父母准备了一大桌子的菜等着开席。母亲见到小家伙,先是抱在怀里狠狠地亲了一顿,才对我说这个时候能不回就不回了嘛,但是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幸福的满足。

从那天开始,家里每天就热闹了起来。小家伙每天精力旺盛,也许到了新的环境觉得新奇,哪哪都有他的身影,基本上他经过的地方都是一片狼藉,母亲一边叫他跑慢点,一边跟在后面收拾。父亲也不甘示弱,逗的小家伙咯咯咯的笑个不停。母亲身体一直不好,本来年前还在住院,年三十才出院,现在看到土匪般的小家伙,感觉气色都好了不少。小家伙其他时候就还算乖巧,只是在吃饭的时候就需要上点手段了。平时吃饭的时候,总是跟你讲条件,一边玩一边吃。小家伙这次在爷爷奶奶家玩脱了,被妈妈收拾了一顿,坐在桌旁一边哭一边吃。

父亲端着碗坐到他身旁,说跟他比赛吃饭,谁先吃完谁就是冠军,母亲说着也坐了过去,也跟他比赛。小家伙这回来劲了,端起碗来扒着饭往嘴里送。吃完饭了还不忘记拿着他的小碗放到了厨房,陪着一起洗碗。晚饭后,父亲叫着打麻将。父亲是个爱玩的人,平时身边也有一票牌友,现在这情况大家都窝在家里不出门,父亲估计也是“手痒难耐”了。打麻将得带点彩头,一块钱一把,但是大家都没有零钱,索性就拉个微信群,谁输了就发红包到群里。母亲牌技不咋样,经常胡不到牌,但抢红包是把好手,经常抢父亲的红包。父亲就说母亲赖皮,她要是胡了牌就拿前面的红包抵账。

时间就这么消磨殆尽了,是时候回了。父母亲又开始忙碌起来,这也想拿,那也想带。我说这些东西在那边都能买到,母亲说家里的正宗,还便宜。看着鼓鼓囊囊的行李箱,我都有点发愁了。临出门,父亲还在交待,一定要戴好口罩,注意安全,回去了少出门。小家伙对这一切没什么感觉,就觉得只要能出去玩就高兴。这次的行程到兰州中转,要住一晚。到了兰州才发现,连个吃饭的地方都没有。母亲听说后又是一阵唏嘘,上午出门的时候应该带点吃的去才好。

现在回来已经半个月了,疫情也已经过了最狂暴的时期,回过头去想想,今年的春节似乎是多少年来第一次完完整整陪着父母妻儿过的年,没有迎来送往,没有醉生梦死,没有鞭炮锣鼓,只有平平淡淡的卧室、客厅和厨房。突然间,一个困扰我多年的问题似乎有了答案。为什么这几年觉得年味越来越淡?因为我们在觥筹交错之间忘记了过年的本心,忘记了过年最初的味道。

平平淡淡才是年的本味。